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问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日志

 
 

兵阴阳资料搜集  

2018-05-10 21:42:19|  分类: 兵阴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阴阳资料搜集 - 多问 - 多问
  《计篇》讲“五事”之一:“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竹简本作“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顺逆,兵胜也”。此“阴阳”,以往多释为“昼夜、晴雨”等,并未切中实质。实际上阴阳本指背阴向阳,其引申义有以日为阳,以月为阴;以昼为阳,以夜为阴;以晴为阳,以雨为阴;以春夏为阳,以秋冬为阴;东南为阳,西北为阴等等。《汉志》记有古代兵家中专讲阴阳之术的一派,即“兵阴阳”,而阴阳为
古代数术之学的主要概念之一,兵阴阳也就是阴阳之术在军事中的运用,其基本特点是“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而助者也”① ,具体运用方法则有很多。故,《十一家注》王晳曰:“总天道五行四时风云天象也。”杜牧注:“五行刑德向背之类是也。”王、杜之解是。《管子·四时》有:“德始于春,长于夏;刑始于秋,流于冬”,若阴阳调和,则“刑德不失”,阴阳不调,则“刑德分离”。而竹简本中出现的“顺逆”、“兵胜”则更应是古代兵阴阳家所使用的术语。

  《行军》讲“处军”种种,尽管从表面上看与兵阴阳家没有什么关系,但所言具体“处军”(宿营)注意事项实际已反映出兵阴阳家的思想。如“视生处高,无迎流水”,“平陆处易,右背高”,“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等等,并明确指出此类为“黄帝之所以胜四帝”的原因。竹简本佚篇《地形二》有“右负丘陵,左前水泽”,《黄帝伐赤帝》有“右阴、顺术、倍衝”,与此相同。这种处军时追求前面和左侧平坦开阔,以便迎敌,后面和右側高险,以便依托的做法,无疑与兵阴阳家的说法有关。兵阴阳家以左前为(东南)为阳,右背(西北)为阴,讲究向阳而背阴。其他文献亦有此类说法,如《老子》:“吉事尚左,凶事尚右。”《逸周书·武顺》:“吉礼左还,顺天以立本,武礼右还,顺地以利兵。”《管子·版法解》对这种左右、前后关系讲得更明确:“四时之行,有寒有暑,圣人法之,故有文有武;天地之位,有前有后,有左有右,圣人法之,以建经纪。春生于左,秋杀于右,夏长于前,冬藏于后。生长之事,文也;收藏之事,武也。是故文事在左,武事在右。”可知《孙子》中此类种种处军的讲究,属古代数术家的“形法”之学。《汉志·数术略》中即有“形法家”,其小序曰:“形法者,大举九州之势以立城郭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数、器物之形容以求其声气贵贱吉凶。”其内容有相地形、相人、相牲畜、相刀剑等,这里显然与相地形之术有很大关系。

  《火攻》:“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箕、壁、翼、轸皆为二十八宿之一,箕为青龙七宿的末一宿,壁为玄武七宿的末一宿,翼为朱鸟七宿的第六宿,轸为朱鸟七宿的末一宿。古人常常以月道所经星座推测季节气候,《尚书·洪范》即曰:“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传:“箕星好风,毕星好雨。”《诗经·小雅·渐渐之石》则有:“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汉书·天文志》:“箕星好风,东北之星也。东北地事,天位也。故《易》曰‘东北丧明’。及巽在东南,为风;风,阳中之阴,大臣之象也,其星,轸也。月去中道,移而东北入箕,若东南入轸,则多风。西方为雨;雨,少阴之位也。月去中道,移而入毕,则多雨。故《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言多雨也。《星传》曰:‘月入毕则将相有以家犯罪者’,言阴盛也。《书》曰:‘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月之从星,则以风雨’,言失中道而东西也。故《星传》曰:‘月南入牵牛南戒,民间疾疫;月北入太微,出座北,若犯座,则下人谋上。’”故该《火攻》所言以月躔候气,以定风起之日的内容,应属阴阳家中的风角,即候四方四隅之风以定吉凶的数术。

  除上述与兵阴阳家有明显关系的内容以外,根据李零先生的考证,在《孙子》中下列语句亦当属于兵阴阳的思想: ②

  《军形》篇有“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句,对“九地”与“九天”的解释,《十一家注》杜牧曰:“九者,高深数之极。”梅尧臣曰:“九地,言深不可知;九天,言高不可测。”后人也多理解此句为隐藏在深不可测的地下和攻击于高不可及的天空之意。其实,这句还有李筌的注一直不被人们所注意,其曰:“《天一遁甲经》云:‘九天之上,可以陈兵;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常以直符时干,后一所临宫为九天,后二所临宫为九地。地者静而利藏,天者运而利动。……夫以天一太一之遁幽微,知而用之,故全也。《经》云:知三避五,魁然独处,能知三五,横行天下。以此法出,不拘者咎,则其义也。”还有陈皡注曰:“春三月寅功曹为九天之上,申传送为九地之下;夏三月午胜先为九天之上,子神后为九地之下;秋三月申传送为九天之上,寅功曹为九地之下;冬三月子神后为九天之上,午胜先为九地之下也。”很显然,李筌和陈皡是以遁甲术中的“九地”、“九天”来解释此“九地”、“九天”的。

  李零先生考证“九天”是一种九宫格式的平面布局,其对应物是“九野”。指出《楚辞》的《离骚》和《天问》、《鶡冠子·世兵》、《吕氏春秋·有始览》、《淮南子·天文》、《尚书考灵曜》、《广雅·释天》等书均有按九宫划分天宇之记,如《有始览》即分为曰“钧天(中)、仓天(东)、变天(东北)、玄天(北)、幽天(西北)、颢天(西)、朱天(西南)、炎天(南)、阳天(东南)”;《尚书考灵曜》和《广雅·释天》则分东方作“暤天”,西方作“成天”,南方作“赤天”。“九地”是对应于“九天”的星野划分,称“九野”,《淮南子·原道》即有“上通九天,下贯九野”。李零先生还指出,古书直接提到“九地”、“九天”,并把它们与用兵联系在一起,皆与式法有关,只是在讲式法或以式法占用兵的书中才出现。除了上面所列《天一遁甲经》外,尚有《玄女三宫占法》,其曰:“行兵之道,天地之宝。九天九地,各有表里。九宫之上,六甲子也。九地之下,六癸酉也。子能顺之,万全可保。” ③ 式法是古代数术之学的一种,是以“式”这种工具占验时日的方法。古代的式有多种,如太一式、遁甲式、六壬式等。它们都是模仿古代的宇宙模式(盖天),都按“天圆地方”做成天、地二盘及按中央和四方八位划分的图式,这种图即九宫图或从九宫图派生的十二宫图。
  李零先生还认为,古代式法占验是行师用兵的重要内容之一。不但讲式法的书有占用兵的内容,而且讲用兵的书也往往兼及式法。这一类例子,他举了后代如唐李筌的《太白阴经》和王希明的《太一金镜式法》、宋曾公亮的《武经总要后集》以及明茅元仪的《武备志》等,其中均有很多以式法占验用兵的内容。而在古代的多种式法中,遁甲“以天文为优”,故而对兵家影响最大。象《太白阴经》中的兵家用式,就以遁甲为主,以六壬附之。宋以后讲遁甲源流,常讲黄帝始创奇门4320局,风后(黄帝臣)约为1080局,太公又约为72局,张良又约为18局,这18局即阴阳各9局,而“九地”和“九天”恰好就是遁甲术中阴遁九局和阳遁九局的两个重要术语。由此可见,以上《形篇》中的那段话或许并不是讲式法本身,但“九地”、“九天”一定源于古代式法,并一定与遁甲术有关系。

  《九地篇》有“刚柔皆得,地之理也”,以往之注均以强弱释刚柔,认为兵士的强弱借之地势,未得要领。据李零先生考证,“刚柔”一词屡见与《易经》和《易传》,是“阴阳”的派生语,其用法有以下三种:

  一指卦象之构成。《否》有“内柔而外刚”句,《蛊》有“刚上而柔下”句等,均指阴爻和阳爻的相对位置和相对变化。《说卦》即曰:“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刚柔。”《系辞上》亦曰:“刚柔相推而生变化。”

  二指昼夜之象。《系辞上》说:“刚柔者,昼夜之象也。”《礼记·曲礼上》有所谓“刚日”和“柔日”,“外事以刚日,内事以柔日”。“刚日”即奇数日,“柔日”为偶数日。

  三指地形之阴阳。《说卦》讲到天道与地道的区别时,说“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以上《九地》中的“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显然是用的这种含义。

  李零先生认为,以刚柔来指地形之阴阳,是古代相地形之术的专门用语。前面已叙,相地形之术应属于古代“形法”之学,而这种相地形之术与古代的军事地理有着密切的关系,银雀山出土的汉简《孙膑兵法·地葆》也是讲这种技术的。

  《虚实》讲到:“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其“画地”,李筌注说“据境自守也。若入敌境,则用《天一遁甲》真人闭六戊之法,以刀画地为营也”。这显然又是以遁甲、闭气、画地之术来进行防守的。据李零先生考证,这种“画地”之法,在马王堆帛书《养生方》中以《走》为题的9个方子中有两个提到“画地”之法:

  [一曰]:行宿,自謼(呼):“大山之阳,天□□□,□□先□,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即禹步三,曰以产荆长二寸周昼〈画〉中。

  [一]曰:东乡(向)謼(呼):“敢告东君明星,□来敢到画所者,席彼裂瓦,何人?”有(又)即周中。

  这两个方子均为赶路夜宿时的防身法,具体是以咒语祝之,再以荆条画地,宿于画界之内。

  《抱朴子·登涉》中有以“画地”之法避山中虎狼之记。其曰:“以左手持刀闭炁,画地作方,祝曰:‘恒山之阴,太山之阳,盗贼不起,虎狼不行,城郭不完,闭以金关。’因以刀横旬日中白虎上,亦无所畏也。”此闭气、画地及咒语等做法,与《养生方》同,也与李筌注所说同。

  《孙子》所说“画地而守”,可以认为是基本保留着“画地”的原义,即不假城池沟垒为守。李零先生认为此“画地”为守,其含义当应在原义之上又有变化,准确说是假阵法为守,因为古人以“画地”指阵法的,明确见于《李卫公问对》。

  《军争》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杜牧注:“阳气生于子,成于寅,衰于午,伏于申。凡晨朝阳气初盛,其来必锐故须避之;候其衰,伏击之,必胜。”

  李零先生考“治气”亦见于古代行气之说,马王堆帛书《十问》即有“治气抟精”之法,其曰:“息必探(深)而久,新气易守。宿气为老,新气为寿。善治气者,使宿气夜散,新气朝最,以彻九徼(窍),而实六府。”

  《司马法》中即有“新气胜旧气”之说,与《军争》之“治气”同义。

  以上大致为《孙子》中兵阴阳家的内容,其中部分显然与原来纯粹的阴阳数术有所不同,已经在原来意义上有所引伸,但我们通过列举李零先生的考证,可知深窥其原义还是可能的。

  李学勤先生曾指出:“数术是中国古代文明特有的宇宙论的产物。道、阴阳、四时、五行、八卦、三才等,均系传统宇宙论的基本概念,其萌芽可以追溯到远古。因此,即使是数术中与科学无关的部分,对探讨古代学术思想仍有一定的价值。”④的确,中国古代源远流长的阴阳、五行、八方等,贯穿了一切领域,古人认为这些基本要素又将天、地、人(三才)串通一气,构成一个整体。数术正是将人与天地沟通的具体方法,人们通过自身的联想和体验,创造出种种避凶趋吉的技术,因而阴阳数术中包含大量与今天天文、历法、地理、气象等方面的科学知识,的确与后世所谓占术之类小术无关。

  春秋、战国至西汉初年,这几百年的时间应该是阴阳数术之学应用最为普遍、各个门类都初具规模、趋于发展成熟的重要时期。《汉志》的著录和大量的出土文献已经充分地证明了数术在当时是最一般的知识和技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诸如婚嫁、迁徙、生子、升迁等均须经过选择时日及吉凶的预测,更不用说国家的行师用兵这类大事。阴阳数术更多的应用于军事行动中,使得兵家之一的兵阴阳学派迅速成长起来,他们“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而为助者”,把阴阳数术的各种专业技巧用到了极致。孙武生长在这样一个时代,虽然他被后人归于兵家四派之首的“兵权谋”家,但作为当时人们、特别是知识阶层所掌握的最一般的知识和技术,孙武当然对其是熟悉和精通的,更何况按照班固对“兵权谋”家作总结概括时就已明确指出:“权谋者,以正守国,以奇用兵,先计而后战,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者也。”不独孙子,被列在“兵权谋”家的其他如《孙膑兵法》、《吴子》,还有《六韬》、《司马法》、《尉缭子》等兵书均有涉及阴阳数术的内容。象《鶡冠子》、《吴越春秋》、《越绝书》、《国语·越语》等涉及军事的部分也都或多或少包含这一类的内容,当时的风气亦由此而可见一斑。《孙子》作为“兵权谋”的代表作,其思想、学术来源更不能脱离当时盛行的阴阳数术之学。

  注释: ① 《汉志·兵书略》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