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问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日志

 
 

2018年04月17日  

2018-04-17 06:4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竹
孤竹
土产日杂 银魂中毒 妄想推倒高桥南
5 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对高石二人和他们之间的冰雪之谊一直有种特殊的情结,第一次到北京,去的也是陶然亭。为什么对他们这么耿耿于怀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抵出于对他们人格和事业上的钦佩,对他们之间感情的羡慕,以及对他们生前不得同归的遗憾和同情。

略去共产党早期创始人和民国四才女之一的名号不提,他们在感情中,只是两个再实心眼不过的人而已。

高石之情,与其说冰雪之谊,高洁晶莹,不染尘埃,还不如说是两个老实人无奈的选择。评梅先生自是善感多情,但受过情伤后她便不敢再爱。独身素志,说来好听,其实不过是她逃避的借口。高君宇自是诚心可嘉,但他有家室的事实摆在眼前,她枯萎的心和坚定拒绝也摆在眼前,他改变不了自己的过去,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于是,她的坚持,他的妥协,使一段原本可能(或必定)美满的姻缘被封存在那对惨白的象牙戒指中,并被扼杀了一切未来。与同时期革命恋爱两不误,能多折腾有多折腾,能多有多狗血的那些进步青年相比,他们两个真的老实得让我想哭。

其实二人的笨拙和不聪明,是我所不欣赏的。我信我命由我不由天,也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本不明白,这对堪称人间龙凤的男女,当初为何竟会止于知己。我找不到答案,他们无法回答。庐隐说,沁珠是惊弓之鸟,我不由得苦笑。他的墓碑侧畔,有她亲手书写并镌刻的文字,她说她将把余下的泪洒在他的坟头,直到她不能再来看他为止。墓碑上的一笔一画都写满了她的悔恨,字字泣血。那天,那个素雅清浅、聪慧而有才情的女子失去了这世上最爱她、最了解她的人,三年后,她被葬在这里,陪他。

然而一切都晚了。他们生前不曾同归,所谓死后同穴,不过是用来安慰活着的人的。薛凯琪《苏州河》中唱:爱只是爱,再伟大的爱情也只是爱。高石二人是伟大的人,然而其实,他们的爱情也只是爱,没有得偿所愿的爱。世间的一切总要停在最绚烂的一刻方有意思,他们的生命、事业与爱情,都在人一生中最辉煌最有希望的年岁戛然而止,留给人们无尽的遐想。在惋惜的同时,我们会感叹:如果两个人活着,并且结成了美满的姻缘该有多好!没有人会意识到,如果不是他的离去,她不会接受他;也没有人会意识到,如若两个人真的喜结良缘,以后的生活也未必美满。翻开民国文人们的花边新闻,总是不由得感叹:若高石二人在生,也会厌倦,也会争执,也会喜新厌旧么?

也许,在还爱着的时候先后离世,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陶然亭内有香冢,碑上香冢吟让我想到的从来不是香妃,而是他们。

歌曰: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作蝴蝶。

为革命呕心沥血的一代英烈,以惊世才情长歌当哭的风流才女,愿他们化作蝴蝶。
发布于 2016-03-14
5?2 条评论
?分享
?收藏?感谢收起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