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问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日志

 
 

【转载】讼师伎俩  

2017-11-10 17:37:20|  分类: 人生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讼师伎俩》

 【转载】讼师伎俩 - 多问 - 多问

   徐珂《清稗类钞  讼师伎俩》载:

  江右有父送其子忤逆者,子大恐,持重金投讼师。师曰:“子无诉父理,奚以救为!”子出金跽请,师曰:“汝有妻乎?”曰:“甚少艾。”师曰:“能书乎?”子曰:“予曾应童子试,亦能书。”师受其金,曰:“得之矣,汝试作数字。”子书以示之,师熟视之曰:“汝转背反手向予,试书符,汝手握之见官,则无患矣,第不得私视,否则符泄不灵,且致大患,慎之慎之。”子诺,听其书毕,亟握而去,自投公堂。官果诘问,子痛哭不对,官怒呼杖,子如师教,膝行而前,舒掌向官,官视其左手曰:“妻有刁蝉之貌。”其右手曰:“父生董卓之心。”官掷笔与之,曰:“书来!”子书以献,官对其掌,字迹同,遂叱其父曰:“老而无耻,何讼子为!其速退,勿干责也。”

      
  湖南廖某者,著名讼棍也,每为人起诉或辩护,罔弗胜。某孀妇,年少欲再醮,虑夫弟之掯阻也,商之廖,廖要以多金,诺之。廖为之撰诉词,略云:“为守节失节改节全节事:翁无姑,年不老,叔无妻,年不小。”县官受词,听之。
      又有某姓子者素以不孝闻里中,一日殴父,落父齿,父诉之官。官将惩之,子乃使廖为之设法,廖云:“尔今晚来此,以手伸入吾之窗洞而接呈词,不然,讼将不胜。”应之。及晚,果如所言,以手伸入窗洞,廖猛噬其一指,出而告之曰:“讯时,尔言尔父噬尔指,尔因自卫,欲出指,故父齿为之落,如是,无有弗胜者。”及讯,官果不究。
      

       苏州有讼师曰陈社甫,其乡人王某富而懦,尝以金贷一孀,久不偿,遣人召孀至,薄责之,孀愧愤,夜半缢于王门。时适大雷雨,故不闻声,比晓始觉,惧而谋诸陈,陈曰:“是须酬五百金,乃可为若谋。”王曰:“诺。”陈曰:“速为之易履。”王谨受教。陈振笔作状,顷刻千余言,中有警句云:“八尺门高,一女焉能独缢?三更雨甚,两足何以无泥?”官为所动,以移尸图害论,判王具棺了案。

   上述四则,稍加翻译:江西有个做儿子的忤逆不孝,其父打算扭送其子入官府问罪。儿子害怕被治罪,于是携重金问计于某讼师。讼师道:“从来没有子诉父的道理,我也没有办法救你。”儿子于是赶忙捧上备好的重金且长跪不起。讼师说:“你有妻吗?”答:“有,还很年轻。”讼师又问:“你会写字吗?”答:“我曾经参加过童子试,写字没问题。”讼师一听,有谱了,收下重金说:“有办法了,你写些字看看。”来者乃随手便写。写罢,讼师对字迹揣摩了一番,说:“你背过身,双手反转向我,我要在你的手心里写符箓,写罢你双手握住去见官,保准你没事。只你千万不能偷看手心里的符箓,否则符致泄露就不灵了,甚至会招致大难,千万谨记。”来者承诺之后,讼师便在其手心里写符箓,写毕,儿子谨遵叮嘱双手紧握,径直去了公堂。庭审开始,面对主审官的诘问,儿子只哭而不言,主审官于是呼之以杖刑伺候。儿子这厢呢,早已有所准备,讼师预先已有密授呢。乃膝行而前(双手不便着地),之后伸展手掌,主审官一看,左手心里写着“妻有貂蝉之貌”,有首心里写着“父生董卓之心”。主审官也是个老手,有点怀疑儿子的异常举动有诈,乃扔下笔来:“你写几个字看看。”儿子招办,递上一看,果然与手心里的字迹相同。于是当庭斥责其父:“原来是个老而无耻的家伙,还有脸状告儿子!快滚,不问你罪就算便宜你了。”

       (为何要在手心里做文章呢,父有丑行儿子显然不便口言,子为父母讳嘛。这讼师,真是鬼精明。)

        湖南廖姓讼师,著名讼棍也,代理委托人起诉或辩护,从没有输过官司。有个年少寡妇,打算再婚,可男方家族力阻不允,于是向廖讨教,廖趁机索以重金,对方应诺。乃代写诉状道:“事涉守节失节改节全节之原则,而具状人面临的情形是:公公系鳏夫,且不算老;小叔子无妻,已不年轻。”县官一看,同意了寡妇的诉请。
       还是这个廖姓讼师。有一个恶子恶名远扬,有一天殴父,打掉了父亲的牙齿。其父气极,告官。恶子不得已去求廖。廖说:“你今晚来,须以手伸进窗洞里接受我为你写好的辩护词。切记叮嘱,不得有误。”接就接吧,为何要如此神神秘秘?可人家是著名讼师,恶子也不敢多问。到了晚上,恶子果然遵照吩咐,一手伸进窗洞,不料,手刚伸进,一指倏然被廖咬下,廖解释适才的举动说:“堂上问询时,那就指当时你父亲咬住了你的手指,你猛一扯,不料带出了父亲的牙齿(以此可见父亲咬指之狠)。”一切果如讼师预料的那样,恶子自然也照着讼师的密授力辩,最终果然没有获罪。

       苏州有个讼师名叫陈社甫,其乡有一个王姓富户,曾经借钱给一个寡妇,久之未还,王于是当着众人冲寡妇说来些难听话,寡妇大概脸上挂不住,当晚就吊死在王的街门上。当晚恰逢大雨,故而王家人也没听见异常。次日一早,一看坏了,出人命了。王赶忙向陈求救。陈趁机索要五百金,这厢明知对方乘人之危,但也只能答应。付讫,陈出主意道:“你速为死者还上一双干鞋。”王照办。陈于是写答辩状:“八尺门高,一女子怎么会独自完成投缳自尽之事(分明是有人陷害于我),当晚大雨,死者如果独自前来,那脚上怎么连一点泥水都没有(显然自经是假象,尸体是被人抬过来的)。”此辩护看上去蛮有道理,连主审官也给迷惑住了。最后判决他人移尸图害,王无罪,只是备了副棺材埋葬死者了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